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牛的旅行

零乱的思绪 浅浅的随感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  

2015-02-22 22:57:41|  分类: 小旅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清水河边的茶峒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洪安古镇


        1月26日星期一,一睡醒便开始纠结要不要去南方长城,后来想着来都来了,就去吧,而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决定。中国南方长城初建于明朝,是当时朝廷为了防止苗人造反而修建,此长城名头虽大,据说是中国南方唯一的长城,而且还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围棋棋盘,但对于早已见过万里长城和大操场的我们来说,却提不起任何的兴致,草草了拍了几张照片,便驱车北上了。
        从凤凰出发,往北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,可以到吉首,从吉首下高速,走国道,可以来到一个叫德夯的地方,这里山峦跌宕,绝壁高耸,有着百年的路桥奇观,千年的苗寨风情,以及万年的峡谷风光。本来我们的主题是边城茶峒,但为何要从德夯开始说起呢?因为旧时候,这里是去茶峒唯一的通道。
        德夯苗寨算是湘西苗寨的典范了,这片村寨依山傍水,景色优美,就像是镶嵌在大山深处璀璨的明珠。寨子里住的大多是黄发垂髫,而身强力壮的男人们大多到大山外打工去了,整个寨子显得格外宁静安详,格调鲜明的吊脚楼被改造成小客栈或者是临街商铺,卖点首饰、米酒,还有手工艺品,冬天也没有多少客人,看店的就坐在火炉边上烤火打发时间...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南方长城的城墙内 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德夯苗寨的进山口


        把苗寨作为起点,无论往哪个方向走,皆是美景。
        一条路通往流纱瀑布,一条路通往雷公洞,一条路通往天问台,无论去哪儿,往返都需要近2个小时,我们一看表,都快4点了,纠结了半天,也询问了当地人的意见,最终决定往天问台的方向走。
        天问台在一座孤峰的顶部,当地人说通往天问台的路上会先经过一条深壑的峡谷,峡谷内风光旖旎,而到了天问台就有”一览众山小“之感,对面千年的苗寨及飞泻的瀑布将尽收眼底,奇美无比。
        的确,沿着小径走进深山,两旁的景色渐渐由田园气息变成了峡谷风光,尽管下着细雨,但我们都没有撑伞,纵横的溪流一路陪伴着我们到山脚,越往山里走雾气越大,之前只顾着看路,忘记了抬头,一瞬间,才发现周围的景色这么美。上山的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,不但陡峭,下了雨还打滑,四周的景色也在细微地发生着变化,时而群峰竞秀,时而银沙悬壁,我们也是在到达顶端的前不久才感受到疲惫,尽管最后终于登上了天问台,却没见到原本属于我们的景色,因为雾实在是太大了,气喘吁吁站在台上,吹着风,任由弥漫的大雾环绕着我们,感觉这一趟还是很值得。
        下山的路就好走多了,为了避免天黑后看不见路,我们加快了步伐,走回到苗寨的时候,已经气喘吁吁了,走了一路,显然是有些饿了,但为了赶路,也只能在苗寨里冲杯奶茶,吃包饼干而已。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苗寨的歌舞表演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有些像张家界


        茶峒是花垣县的一个小镇,原本从吉首到花垣是通了高速的,可由于我们去了德夯苗寨,也就只能走国道了,德夯往北一点有个叫矮寨坡的地方,这里地势险要,山路斗折蛇行,天黑没有路灯,雾很大,使得这一条通往茶峒的路变得尤为艰难,这悬崖峭壁上搭建的公路,还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发夹弯,天气好的话定是风景,而现在四周漆黑,也只能专注开车了。
        好不容易把这一段最危险的路段开过去,前面是高速路口,以为胜利在望了,谁知上了高速路,大雾却还没有散去,能见度只有十几米,我们就这样,小心翼翼地朝着茶峒慢慢靠近。

        大约晚上9点,终于到了目的地,这一次的驾驶经历将会使我很难忘的。
        说起茶峒,我很想知道它跟边城有什么关系?在我看来,边城是文学作品当中的名字,而茶峒是地图册上面的名字,毕竟,我们是没办法查找到”边城“这样一个地方的,只能找到《边城》这么一本书,而沈从文为什么要把茶峒取名叫”边城“呢?一方面是地理上,这里地处湖南的边界,靠近贵州和重庆,另一方面是氛围上,茶峒这个小镇就像是被时光遗忘了一样。
        将要在这儿住两个晚上,我们就在网上找了这儿最好的酒店,叫悠然居,在此推荐给大家。其实边城总体来说还没有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地,因此这里民风淳朴,一切似乎都还保持着几十年前的模样,边城可以找到的酒店其实并不多,就那么几家,最豪华的,在现在的淡季,一晚也不过两百多块钱。
        悠然居中国风的装潢很是讲究,酒店如果加上顶层天台的酒吧,一共5层楼,最近是淡季,还一直阴雨绵绵,整个酒店似乎就只有我们,酒吧当然也只是闲置在那儿,不过可以想象夏季的夜晚人们在这儿喝酒乘凉,谈天说地,那定是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。
        酒店内的布置很精致,木版画、雕花窗,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,大堂里摆放的花梨木沙发,让整个屋子都散发着木头的香气,三楼天井里的石山、小桥,水流潺潺,也是夏季纳凉的好地方。房间内也处处体现着酒店的用心,床上摆放着沈从文的书,其他的装饰物还有烛台、花瓶和酒缸,就连浴室里的水龙头,镜子边的框框,用的都是古铜色的材质,这些所有在这古朴的房间内都显得那么和谐。拉开窗帘,打开窗户,就能看见清水河,这条清水河大概就是沈从文《边城》里所描绘的那条“小溪”了。
        一切都跟书上说的一样...

 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悠然居里的宣传画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黄花梨木的沙发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 边城老腊肉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米豆腐 像果冻一样
 

        之前提过边城至今还没有发展成为一个完善的旅游地,因此在这儿的活动也只能是走走停停,感受一下淳朴的民风。
        1月27日星期二,我们睡醒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吃中午饭,从悠然居的正门走出去就是清水河边了,今天似乎是大日子,河边的一家饭店热热闹闹的,像是在摆席,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有人娶亲,小镇里有人娶亲就是这样,全村的人都跟着高兴,一起喝酒吃肉。
        在边城似乎每一家饭店打出来的招牌都是“边城鱼“,虽然昨晚上才吃的鱼,但是由于觉得味道不错,再吃一次也是无妨的,每一家饭店都是空荡荡的,一个客人也没有,店家一家老小都围坐在火炉边上烤火,见有客人来了,都热情地张罗着,先是让我们去烤火,又把简单的菜单拿过来,向我们介绍他们的特色菜。
        小镇里的人都很实在,我问店家”你们这儿怎么每家都是吃鱼的,都是这河里的鱼么?“
        ”不是,都是水库里养的。”
        哈哈,尽管如此,我还是相信水库里的水就是这清水河里的水,那么清澈。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烟雨边城
 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边城拉拉渡


        茶峒的古码头,说的应该就是当年翠翠他们家帮别人渡河的那个码头了。
        船夫把他的船牵了过来,我们坐着小船去“一脚踏三省”的小亭子,所谓“三省“指的是湖南、贵州和重庆,边城地处这三个省级的边界,为了纪念此处,当地修了一座三角小亭,亭子内有一只脚印,若是把脚放在这只脚印上,那么这就不再是一只普通的脚了,而是一只横跨三省的脚。
        包船费其实挺贵的,但是看着船夫他们快过年了还没有一双像样的鞋子穿,我们也就心甘情愿得给了,而且现在这个时候,就连凤凰这样的旅游胜地也没多少人,更不用说边城了,坦白说,我们在边城的两天,应该一共只有5名游客,除了我们,还有一位母亲和她的两个孩子。
        小船在清水河上行进,这从凤凰开始就没有停过的缠绵小雨使河面泛起一阵阵白雾,沿着河水顺流而下,在千万里之处能看见袅袅炊烟,与河面上的白雾交织在一起,宛然一幅边城烟雨图,这时如果耳畔能传来一曲如怨如慕、如泣如诉的箫声,就完美了。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茶峒古码头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船夫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城楼上写着”湖南“ 而另一头是”渝东南第一门“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”一脚踏三省“的小亭子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在水一方


        船夫并没有把我们放回到茶峒古码头,而是把我们放到了清水河的对岸,这样我们就可以到洪安古城走一走了。
        洪安古城已是属于重庆,这里并没有茶峒那么出名,那是当然的,因为沈从文并没有把它写进小说里。
        从渡口往上走,能看见一个古戏台,取名曰”万年台“,戏台前有一个小广场,可以想象当时全村的人挤在这儿看大戏的场景,但如今年轻人都外出去打工了,这老戏台,也不知多久没有人在这里唱过戏了。沿着这条古色古香的街道,可以走到重庆秀山县的洪安镇,天气冷,雨下大了,我们就在镇上的小吃店去避雨,顺便买了杯奶茶,老板娘很热情,不但给我们烧开水,还问我们冷不冷,让我们去烤火。
        洪安跟茶峒一样,都是最土最原始的古城,不像凤凰跟阳朔,那里多少还有些艺术气息,有爱好文艺的年轻人在那儿开了特色的酒吧或者工艺品店,在洪安跟茶峒不但找不到任何一家纪念品店,就连买瓶饮料都困难,当地的民居就真的是民居。诚然,凤凰跟阳朔更有意思,买买这儿,吃吃那儿的旅行感觉很充实,但洪安跟茶峒这样的地方却有它们的另一种魅力,走着石板道,看着砖瓦房,望着老人们弯着腰,驼着背向远处走的身影,想着虽然我们住的离得不远,却真的是两个世界啊!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走在洪安古镇的街道上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老人们的背影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岁月的砖瓦
 

        从洪安古城回到渡口,我们只能跟当地人一样,坐拉拉渡过河,拉拉渡是当地的一种交通工具,沈从文在《边城》里早有介绍:

        ”这渡船一次连人带马,约可以载二十位搭客过河,人数多时必反复来去。渡船头竖了一根小小竹竿,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;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了一段竹缆,有人过渡时,把铁环挂在竹缆上,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,慢慢的牵船过对岸去。船将拢岸时,管理这渡船的,一面口中嚷着慢点慢点,自己霍的跃上了岸,拉着铁环,于是......“

        这次来边城,我感觉除了翠翠,还有那只黄狗不在,一切都还在,城在、塔在、山在、水在、乌篷船在,还有老人也在,因为管理这渡船的,恰好也是一位老人。
        我们到达渡口的时候,镇里刚好有十几个人等着拉拉渡过河,他们有的是到河对岸的洪安镇买完东西,回茶峒的,也有背着竹篓的,竹篓里是正在熟睡的小宝宝,湖南四川这一片都喜欢用这种竹篓背小孩儿,我记得小时候我也坐过这样的竹篓,看到此番景象,还颇有童年的影子。
        这渡船是从往返洪安和茶峒最便利的交通工具,一人一次一块钱,人们都自觉的把钱投进小箱子里,拉船的也不看,等到人都上去了,老人边卖力地拉动竹竿,船也就慢慢地开始朝着河对岸驶去。
        到了目的地,老人目送着乘客一个个走下船了,这才从兜里掏出一包烟,等待着他的下一批乘客...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竹竿和铁环
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拉船的老人

 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一条河隔开了湖南的茶峒与重庆的洪安
 

烟雨湘西 —— 边城茶峒 - Louis Liu - 刘小牛的点滴足迹
我在边城读一本《边城》
 

        看着当地人的简单质朴的生活,不禁又让我浮想联翩。
        关于我们是在同一个世界还是两个不同世界的问题,我思考了很久。、

        我相信,能读懂《边城》的人有很多。
        但是,能读懂边城的人却很少...







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